room

Au脑洞 小留学生家长群😂

就是,想看宝钻家长群里大家都叫xx爸,xx妈这样的画风…… 昨天晚上凌晨,果然作业不会写的时候就容易脑洞大开啊…… - 首先是艾特时超容易看错的的三位:银拳爸,银足妈,银冠妈- 银足爸和银冠爸也在群里,这两对父母非常重视女儿的教育- 其他活跃用户:星爸,朵朵爸,迪迪妈- 迪迪爸也在群里,但是由于单手打字不方便,所以基本只潜水,不得不说话的时候只发语音(表情包在这种正经群里是禁止的)- 不太活跃的用户有:梅格林爸,只在说正事的时候发言,连群名片都用的是儿子的大名- 与此同时还有一位捞面妈,说正事的时候从来不发言……群里过了很久才搞清楚原来这位跟梅格林爸是指的同一个娃……- 不太活跃的用户还有白花爸,女儿跟迪迪妈的儿子在同一所学校- 有一位还比较活跃的安爸,兼职卖回国特价机票,中转站全是曼督斯- 最新入群的一位是胡胡爸,群里一开始还觉得这个孩子小名好奇怪……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两个孩子,大家瞬间心疼这位经济负担好重啊……- 曾经混进来过一位欢欢爸,被发现其实是个狗儿子后就被迪迪妈踢出群了(迪迪妈:谁拉进来的?!!) 没了😂 为了不串辈分(比如迪欧还是小孩子肯定不会有星光双子,也就能想出这么多个了…………… 以及最后发现这特么哪还是小留学生家长群,分明就是幼儿园群啊😂😂😂😂 (果然爸妈眼里我们永远都是宝宝🌚😂🌚😂

Caranthir穿越脑洞 Part 3 终于把Golfin弄出来了……

上文:Cranthir在街上得知Manwe喜得贵子取名Fionwe,全城的诺多都要庆祝,回家一看发现Diriel变成了男孩子,名字也变成了Dinithel……正文:Cranthor现在在庆祝Fionwe降生的宴会上。全城的诺多都来了。一般这种维拉搞的宴会都会先有领导讲话,祝酒辞啥的,轮流讲完了精灵们才会开始大吃大喝。Cranthor默默跟着老爸,躲在六个哥哥和一个Finweg后面,数着诺多王室的人头数,数了半天乱七八糟发现除了姑姑多了一个,Inglor多了一个儿子Gildor,其他人数好像都还正常。数着数着,Cranthor突然听见:“有请地精族之王——”噫?地精??Cranthor好奇地伸长了脖子,想看看除了凡雅,诺多,和帖勒瑞精之外,地精是什么种族的精灵!!!“——Finwe陛下讲话。”啥????Finwe?!爷爷是地精之王,那我是啥?不!不可能是这样的!!Cranthor还打算垂死挣扎一下:是不是Finweg!一定是我听错了!!他才是矮地精!我的爷爷Finwe不可能是地精!!但没有错,Finwe就是起身离席上台讲话了!被炸裂的Cranthor一句话都没听进去,直到最后Finwe邀请自己的长子——Cranthor看着Feanor的方向,完了完了,父亲就要变成地精王子了,自己要变成小地精了!!然而Feanor只是懒在座位上,动都不动。Finwe停顿了一下,继续道:“——Golfin代表全体地精族向Fionwe殿下送上祝福。” 哈???只见旁边桌的Fingolfin站起身,在“地精”们的掌声中微笑着走上了台。哈哈哈哈哈!幸福来的太突然。连这地精王子的锅都有人帮忙背了!!!让他代表“全体地精”去吧!!!Cranthor正暗自偷笑Golfin这个土里土气的名字的时候,Golfin已经说完了祝福,主持精高兴地感谢了Turgon殿下——等等啥???Turgon殿下??上去的是Golfin,下来就变成了Turgon??Cranthor这下彻底慌了,继Diriel变Dinithel之后,又有精灵瞎变来变去,还是在他眼前!说到Dinithel,Cranthor这下才发现父亲和哥哥们居然都转移阵地了,就剩下自己还空落落地坐在这边。一定是刚才被吓傻了没有注意到。“喂喂!”“?” Cranthor猛然清醒。“不好意思,这边是王室专属的座位。请您换个地方坐可以吗?”Cranthor对这变来变去的世界已经略感愤怒了,这是什么Eru的玩笑!!我就是王室啊!!!他越过面前精灵往“王室专座”一看,王室成员基本全都不在,只有Finwe,以及………Fingolfin与Turgon的混合体之不知道名字叫Golfin还是Turgon(或者别的什么)于是他对精灵吼道:“那是我爷爷Finwe陛下!!!我是——”“您可能是喝醉了,那是Gelmir陛下——” Cranthor真的是要醉了!!爷爷都不是你亲爷爷了!!小时候一起打闹的Gelmir和Gwindor!!现在他居然给Gelmir那货当了龟孙子!!然而精灵好像是突然认出了他:“哎,您是大工匠Feanor家的儿子吧?”是的是的!!Cranthor拼命点头。“啊,那您的家族都在那边坐着呢。”Cranthor顺着精灵手指的方向一看,确实是老爸Feanor。然而现在有父也不敢认了,万一又喊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人叫爸爸。Cranthor现在感觉自己是迷途的小精灵。这什么鬼趴踢,吃也别吃了,回家歇着吧。*** 由于诺多……好吧地精族全都去庆祝了,Kor城的街道上一只精灵也看不到。Cranthor孤单地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忽然一个小精灵的身影在他眼前一闪而过。Cranthor心想谁家的小精灵在这个时候跑丢了,突然原本做王子的责任心爆棚了,虽然现在Feanor已经不是王室,但还是,得赶紧帮这小精灵找找父母。于是Cranthor追上去,逮住了那个小精灵的胳膊。谁知小精灵猛一回头,读心术一般问道:“你是来帮我找爸爸的吗?” Cranthor心中一惊。忽然之间天昏地暗,双树无光,周围世界尽数消失改变,Cranthor和小精灵就这么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站在了海滩上。阳光!沙滩!人群!海浪!椰树!为什么是海滩?“Caranthir.”“Here I am.” He replied. * Caranthir的嘴就好像不是他的一般这么回答了,他原本想说的是: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又变回Caranthir了!!于是,Caranthir知道是谁在跟他说话了,没错,是Illuvatar,或者,大概是?然而不是说精灵是不能脱离一亚的吗?“别多想,你现在在三亚。” Caranthir吓得跪在了沙滩上,估摸着假如世界是X轴而时间线是Y轴,Caranthir变成Cranthir变成Cranthor是Y轴走了三步,一亚二亚三亚又是X轴走了三步,现在距离自己原本的世界(the origin)都有根号18的距离了!!这可怎么回去哟!!!“我马上就让你回去一亚,但你必需做一件事。这个小精灵以后会是你们一族的至高王,你要帮他选一个爸爸。” ……啥?帮未来的诺多至高王选个爸爸??呃,Caranthir想起自己还有个报纸上看来的女友,突然有点想选自己。这样不就相当于生米煮成熟饭了~? “你有四个选项,单选题,禁止多选,为了方便起见我会用你最熟悉的名字告诉你:A)MaedhrosB)FingonC)OrodrethD)Finrod” 额,没有自己……“请注意你的选择将会对其他事件也造成影响,比如……你的名字,你的结局,你以后会遇到的一个人类是男的还是女的,其他人也会受影响。” Caranthir感到鸭梨山大,看了看身边的小精灵,嗯,黑发,选Fingon吧?然而那样难道自家王位要白送给Fingolfin家去了?选大哥Maedhros吧这倒是很正常,可是那是不是意味着父亲和大哥都得遭遇不测了才能轮得到他?选Finrod或Orodreth差别倒是不大……就是便宜了那些帖勒瑞精灵……为什么这个送子观音要我来当!!……要不蒙一个吧??***Caranthir或者Cranthir或者Cranthor又回到了Kor或者Tirion的街上。小精灵没跟他在一起,因为自己最后选了第五个选项:交白卷。可惜了,这个千古之谜。街上跟平时一样,精声鼎沸,虽然已经是银圣树时间。没有人看着像是刚从宴会回来的样子。“Car——anth——ir——!!” 忽然一声碎金断玉般的声音穿透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噫哈哈哈哈,二哥。他最熟悉也是最喜欢的名字,看来之前的选择题,选得还不错。也幸亏先遇到的是Maglor,因为,他的名字,貌似一直没变……但是其他人呢?Caranthir选了一个最不容易被嘲笑的偷偷问:“那个……哥你知不知道Fionwe是谁?” 总算是Maglor比较nice,只是说:“不知道啊,只知道Finwe Ingwe Manwe Elwe Olwe Lenwe Elenwe Aranwe Eonwe……” …Eonwe?Caranthir这才恍然大悟,原来,Manwe之子Fionwe,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哈哈哈,完了完了,穿越回来了也不能好好直视Eonwe了。以及好多一大票精他可能都不能直视了。比如眼前的Maglor,😂。- 完- * 这是一个圣经的梗,创世纪22:1-2 上帝与亚伯拉罕的对话,只是名字换成了Caranthir,没错这对话真就这么无聊……

我觉得我突然能够理解02版芬罗德之歌了😂😂😂

(此贴大误)它其实是一个隐藏极深的Tale of Tinuviel史上最高颜值贝伦其实是Beren son of Egnor,他是个诺多。那个可爱的短发胖脸妹纸是可爱的Tinuviel,因为Tale of Tinuviel里的Tinuviel真的就像个小姑娘一样,虽然也是开挂的人生,但不像后来宝钻里的露神那么神的样子(性格不一样)Tinwelint和Gwendeling这没问题,别太往迈雅上靠就行了😂 (虽然Gwendeling确实是Lorien花园里出来的,但文中老是用Fairy啊Fay这样的词。。。跟Gnomes一样容易出戏😂)由于Tale of Tinuviel里没有纳国那一段,而芬罗德之歌没有Huan,所以!芬罗德其实是欢!再说Tinuviel里的欢是可以随便说话的,而且有自己手下的狗子,也不隶属于任何主人,而且Tinuviel里说所有的狗子都喜欢贝伦。。。。。😂 Sauron不用说了,本色出演Tevildo Prince of Cats😂 那么问题来了,备受吐槽的胡子精345(个人觉得他们好萌!!!😂😂)怎么办呢?他们其实是Tevildo手下的其他大猫们啦!!!😂😂😂😂 Tinuviel里有至少两只其他有名字的猫呢!(真的,这群猫的存在感超高……)芬罗德与索伦对唱的那首歌,是Huan跟Tevildo的大战!虽然结局有所不同…………后面露西安收拾了索伦那首,正好是Tinuviel跟Tevildo周旋啦~~ 额,盖奶怎么办?盖奶当Tinuviel她哥Dairon好了😂😂😂…… 真的,虽然这贴后面都是瞎编的😂 但剧中的贝露二人当成Beren和Tinuviel来看一!点!都!不!出!戏!啊!!!

【读书笔记】The Story of Kullervo

天哪这篇真是笑哭我!!!😂😂😂 高中的时候读过Kalevala,冲着是图林原型去看的,作为英语课的作业课外书,结果那次的英语作业特别囧,选一个角色,给他写一个应聘简历。。。然后我正好读完Kullervo那几章,就写了Kullervo,技能一栏就是写的:会伐木,会造栅栏,会放牧。。然后工作经验一栏是曾为他叔以及铁匠Ilmarinen工作😂😂😂 (我能咋办我也很无语啊,硬套呗😂)还有那个黑狗Blackie😂 如此随意的名字😂 简直是如同我爷爷家以前有白狗叫小白,后来有黑狗(养了很久)叫小黑。。。以及前段时间在微博看到日本妻子做的奇葩便当什么的,其中有个前晚跟丈夫吵架,第二天就给丈夫带了几块石头的😂😂😂 秒想到Kullervo这个给他带石头作午餐的。。。。😂😂 Ecthelion: 【阅读时间】2016年4月。 【说明】读书笔记,大量摘录;没有固定形式,感想未必严肃,脑洞未必像样。 The Story of Kullervo这书出乎意料地容易读。托尔金自己改写的Kullervo故事和前后两版《卡勒瓦拉》安利文,加上Verlyn Flieger教授的详尽注释和一篇分析评论(我实在忍不住要说,Flieger的文风要比小托的好读太多= =),从头到尾脉络非常清晰,读得十分顺畅——当然,“故事太囧”和“书不太厚”依然是两大不可忽视的因素…… Kullervo这个故事出自芬兰民族史诗《卡勒瓦拉》(又称“Land of Heroes”),托尔金1911年(他在King Edward’s School的最后一年)第一次读了《卡勒瓦拉》的英译本,深受影响,1912-16年间(具体年份不能确定)为这个故事写了自己的版本。虽然他没写完(我……我并不意外),但Kullervo的故事在后来的精灵宝钻传说中留下了大量痕迹,很多故事中都能找到它的元素,明显的如图林的童年、性格、亲人、武器、死亡(万幸图小强比这位库哥可爱太多,跟这个原型比,绝对堪称小天使),不明显的如胡安这个角色本身(Flieger认为,胡安的原型就是老头版Kullervo里那只黑狗Musti)。 《卡勒瓦拉》我以前读过中译本,然而年深日久,对Kullervo这档子事只剩了“故事奇囧,主角神烦”的印象。虽然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我在读了书的第一部分,也就是老头版Kullervo之后还是跪了,满脑子都是“天啊我好久没看过这么囧的故事了”,不得不赶紧刨出中译本复习了一遍,免得吐槽的时候稀里糊涂地扣错了锅。不过,当我接着读老头写的安利,看见“it irritated while it attracted - but the more I read of it, the more I felt at home and enjoyed myself”,又想起前面这段: the trees will group themselves unusually on the horizon; the birds will make unfamiliar music; the inhabitants will talk a wild and at first unintelligible lingo. After the country and its manners have become better known to you, and you have got on speaking terms with the natives, you will, I hope, find it jolly to live awhile with this strange people and these new gods, with this race of unhypocritical low-brow scandalous heroes, and sadly unsentimental lovers - some there may be who will think with regret that they have ever to go back from that land at all. 我忽然就淡定了。老头版Kullervo开头那句when magic was yet new已经奠定了这类传说的奇妙基调,《卡勒瓦拉》本来就充满了吟游诗人的天马行空甚至信口开河,“前一句可以说一个人杀了一头驼鹿,下一句就觉得说那是一头母熊更有诗意”,何况“主角自个儿离天鹅也就两代而已”。就像老头说的,“For the moment we are not to apply our superior modern intellect to the analysing of these things. We should rather try to enter into their especial spirit on terms of equality.” ——好吧,也许我就是老老实实地吃下了他的安利。 读完全书,我赞同Flieger的评论,就是老头版的Kullervo通过一些改动解决了原著的矛盾(原著前半截说主角他爹死了,后半截又说没死,不但没死,主角还又冒出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作用就是告诉主角“你死了我们不会伤心”,而主角回敬“你们死了我也不在乎”,纯粹为了制造一种“不被需要,无人想念”的悲凉……),情节更连贯合理,而人物明显经历了童年创伤,外貌也被改得不招人喜欢,因而更令人同情(原著里的Kullervo是金色长发,还穿蓝色的袜子,“上好的皮子”做的鞋子,如此光鲜,加上他“干啥啥不行”的天赋异禀,“你死了我也不想你”的可怕诗歌,勾引亲妹子时的巧取豪夺,我我我实在同情不起来,都没法保持angst的严肃情绪)。作为读者,很自然地会问:这个故事对托尔金来说到底有什么强大的吸引力,以至于他无法摆脱它的影响,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自己的故事里重现它的元素?Flieger在她的论文里提出了这个问题,并且给出了分析,而种种原因里,最重要的很可能是原著的这两句: I was small and lost my mother father I was young (weak) and lost my mother 引用Flieger的原话:“The fact that he first included and then crossed out these lines is significant. They may have been at once right on the mark and too close for comfort to the tragedy of his own life.” 最后,我爱极了大铁匠他老婆唱的那首长得要命的放牧歌,真想听听芬兰语的版本,正如老头在安利文里所说:“I wish I had ever heard them with my own ears, but I have not.” 以下是一些琐碎的笔记。 本性使然,除了主角Kullervo、主角他爹Kalervo和主角他叔叔Untamo这几个主要人物,老头给别的人物都取了符合自己爱好的名字,就连那几个主要人物他也给起了一堆别号,导致我阅读的时候不停来回翻,“一人N个名字”真是大杀器orz (主角的双胞胎妹妹被取名叫“哭泣”……)而且,《卡勒瓦拉》里那位著名大铁匠Ilmarinen被老头在自己的版本里改名叫Asemo,我只能立刻想到本田公司的那个机器人Asimo…… 108 Yspaddaden 'Chief/Head Giant', is the father of Olwen, Kilhwch's intended bride, and the tasks he assigns are not meant to test the prospective lover but to kill him. The character contributed not a little to Thingol, father of Lúthien, who assigned Beren the task of bringing back a Silmaril from the Iron Crown of Morgoth in the expectation that Beren would die in the attempt. 补充: 在被老头安利得晕头转向之后,今天缓过劲来,又觉得:“不行啊故事还是太囧了!”所以我决定把整个故事从头到尾唠叨一遍,求个心安。 前一半笔记提了,老头版Kullervo的故事,当然有老头特色,比如……名字。老头先是遵守《卡勒瓦拉》的命名规则来着,然而写着写着就创造了自己的版本,除了主角、主角他爹和主角他叔叔,基本都改了,而即便是主角Kullervo,也有如下别名:Kuli,Sake,Sakehonto,Honto,Sari,Sarihonto。虽说这类传说里一人N个名号是常事,但我还是从中看到了图小强那无数个名字的影子,尤其是主角的双胞胎妹妹名叫Wanona(只是她的若干名字之一),意思是“哭泣”……总之,由于名字版本太多,接下来我干脆不提名字了。 故事开始,主角他爹是天鹅生的,被鹰抓走丢到了卡雷利亚,主角他叔叔则留在了本国,俩人分别长大。——嗯,when magic was yet new,而且这锅是原著的。 主角他爹和主角他叔叔由于打渔起了争执,两家冲突不断升级,主角他叔叔一怒之下召集人手,跑去把兄长杀了,却留下了兄长的俩孩子和怀孕的嫂子,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当免费仆人。——嗯,原著只留了怀孕的嫂子,可以背一半的锅。不过那个时代的人思维也确实跟现在不一样就是了。 主角从小就天赋异禀,长得奇快,力气巨大,生下来没几天就撕了衣服拆了摇篮(……原著锅),不过长得丑,不讨人喜欢。听他娘讲了自家的悲剧之后,他就发誓长大要给他爹报仇。这话他一辈子就说过这么一次,结果就被他叔叔听了个正着。(一个大写的“衰”……) 于是,主角的叔叔就想弄死他,无奈主角他爹曾经有条黑狗(此狗名叫Musti,意思就是Blackie,“黑狗”或“小黑”,Flieger表示这就是Huan的原型。想到Huan的意思就是“狗”,我……凯三你还好吗),这狗找到主角,给了主角三根毛,叮嘱他有需要就拿根毛喊一声。主角就凭着这三根毛逃脱了他叔叔的三次尝试:淹死,烧死,吊死。 主角的叔叔一看弄不死他,只好改去琢磨废物利用。然而主角适时展现了“干啥啥不行”的伟大天赋:叫他去伐木,他就把林子全砍了;叫他去造栅栏,他就造了个密不透风没进出口的;叫他去打渔,他就把水搅得翻江倒海,鱼都变了鱼酱……最后主角的叔叔忍无可忍,表示:我要卖了他! 眼看主角就要被卖,他妈表示“儿啊我好担心好伤心”,他由于正在郁闷,回应“我才不在乎,你就饿死在草堆里,闷死在牛棚里好了”。(……还是用唱的。)他那俩哥哥姐姐因而表示“你死了我们也不伤心”,他回敬“你们死了我也不在乎”,只对他的双胞胎妹妹有点温情。(原著这个情节不在这里,而在主角弄死铁匠老婆和去找叔叔复仇之间。) 主角的叔叔把他卖给了著名大铁匠,而大铁匠的老婆特别讨厌主角,成天虐待他,有次叫他去放牧,知道他吃饭总是狼吞虎咽,就特意给他做了个大饼,里面塞了块石头,想崩掉他的牙。(……这位大姐啊您能不能有点出息orz) 值得一提的是,大铁匠老婆在主角出门前唱的那首放牧歌真是太赞了TAT 原著版和老头版都读得人心动不已,正是老头在安利文里提到的一方风土TAT 主角出去放牧,慨叹了一把自己命运多舛,到吃饭的时候偏偏没上去就咬,而是拿刀去切,结果崩断了那把刀。这可不得了,因为那刀是他爹的,是主角唯一的传家宝。主角悲愤之下,就把牛赶去喂了熊和狼,拿牛骨头做了个笛子,唱歌施法,把熊和狼都变成了牛赶回家去,嘱咐它们在铁匠老婆出来挤奶的时候现出原形咬死她。 铁匠老婆出来挤奶,被熊和狼咬了。她向主角求饶,主角表示“你活该,谁让你崩了我的刀”,因此她死前诅咒了主角。 而主角决定回去找他叔叔报仇,路遇一蓝衣女士给他指路,叮嘱他“别进山上的林子啊,会倒霉的”。如此一来,主角理所当然不可不进那个林子,果不其然遇到了一个姑娘。他看人家长得好看,就去搭话,被人骂了“一身晦气”“流氓”“长得难看没人理”之后,十分恼怒,就追上去强迫了人家。(……囧)但由于他确实喜欢这姑娘,姑娘也就从了。后来俩人提起身世,姑娘一听他的说法就崩溃了,跳了瀑布。主角不明所以,悲痛之下继续去找他叔叔复仇,灭了他叔叔的门,连跟着他的黑狗君也杀了(……幸好没有哪个学者表示这是小贝的原型!……),之后收到他娘的鬼魂托梦,终于领悟了他娶的是他的双胞胎妹妹,于是奔去她跳崖的地方,问剑愿不愿杀了自己,得到肯定之后,扑上剑尖身亡。 (原著的情节很不一样,我就不罗嗦了,请自行阅读体会。) 总而言之,我本来就挺喜欢图林,如此一来,我简直要爱他了。

Caranthir穿越脑洞文 Part 2,四哥(小七)继续被刷新三观中

Cranthir被三只小金毛簇拥着,终于做了一回注意力的中心(因为那三只比他还透明),只得套个近乎问个好,装作很熟的样子。“久未见面,请代我向Finarfin叔父问好。” 结果得来的却是三只懵逼的小脸。“Finarfin是谁?”“我们爸是Finrod。”啥???Fin……rod??Cranthir这下三观彻底被刷新了,Finrod这小子年纪比自己还小,娃居然都仨了,还都这么大了,还跟自己是好哥们儿,我是谁??我在哪里???正糊里糊涂被三个堂弟推着走,这时已经来到了Finarfin家门口。门一开出来一位金发精灵,是Finrod——而且是Cranthir所认识的那个Finrod。然后三个小金毛就叫着 大哥~ 大哥~ 大哥~~ 扑了上去。Cranthir稍稍松了一口气,贵圈总算还没那么乱。Finrod也怀抱着一个小婴儿迎了上来,Cranthir很努力地问道:“Finrod,这是你——”但话还没说完,“Finrod” 便微笑道:“Cranthir你看错了吧,是我啊,Inglor,我爸现在不在家。”哦……原来如此,搞了半天原来又是个换名字的故事。就像Finweg不是Finwe却是Fingon,Finrod也不是Finrod却是Finarfin,而Finrod则是Inglor。Cranthir觉得他已经被Fin来Fin去搞糊涂了……还是自己家好,就一个fin,大工匠父亲最有创意!起名不重样!由于Inglor就是Cranthir原先所认识的那个Finrod,所以他也具有Finrod的一切特性(好绕啊!),这时Inglor已经热情地跑到了Cranthir面前,指着Cranthir对怀里的小婴儿说:“儿砸快看,这是Cranthir堂叔!”Cranthir愣了三秒,Orodreth,Angrod,和Egnor 三只小金毛早已凑过来起哄:“Gildor,叫叔叔,叫叔叔,叫叔叔!”然而那叫Gildor的婴儿那么小,完全没有作出任何反应只是睡觉,Inglor丝毫不在意,就是刚当父亲了超级开心的样子。Cranthir内心淡定不能:Finrod你小子行啊!Cranthir努力忍住了一脸惊讶,比自己还小的Finrod,不,Inglor居然没三个娃也有了一个娃!不过Cranthir其实忘记了,他现在是小七,Inglor指不准是不是比他大。但Cranthir哪有心情想那么多,完全庆幸着自己幸亏没先说话,而是让Inglor先说了,不然自己差点要问他这是不是最小的堂妹Galadriel,原本也刚出生不久,那个世界的Caranthir还没见过她。但男孩女孩搞不清楚那可就尴尬大了!!*** 在Finarf……Finrod家蹭了一顿午饭,Cranthir想着要是还有机会穿越回去,一定要跟Finarfin家搞好关系,少怼两句,谁叫他们家大餐好吃!此时他心满意足地漫步在街头。对面火急火燎跑过来一个卖报的小精灵。“号外!号外!重大喜报!神王Manwe喜得贵子!取名Fionwe!”刚在街上买好了奶茶的Cranthir一口喷了出来!啥?维拉还能生孩子了?!?!好想笑!!!!哈哈哈哈!!!Cranthir掏硬币买了一份报,心想怎么没早点想到这个恶补这个穿越世界的完美方法!一看,是一份八卦小报,从他出生起精灵在维林诺的生活就太过安逸,没什么大新闻。而且精灵之间总能七拐八拐沾上点亲戚关系,所以大家都只喜欢看这类八卦新闻。由于他家是诺(戏)多(精)王室,所以还是有一定的曝光度,Cranthir浏览着这份报纸,只挑自己认识的人看:Manwe喜得贵子这新闻果然是占据了头条。年轻的父亲Turgon殿下带两个女儿参加 blah blah blah……什么小女孩的活动,这不重要。女儿有两个,分别叫Isfin与Idril,这很重要!Cranthir对Turgon(至少原来那个)没啥感情,谁知道他居然这么给诺多王室争光(),生了俩女儿!Maglor殿下的未婚妻 blah blah blah…………据说已经在低调准备婚礼……矮油!二哥不当文青反倒能够脱单了!blah blah blah……… Cranthir殿下的神秘女友………啥!!我有女票?她叫啥?住哪里?谁家的????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啊!!!看来……Cranthir比Caranthir要混的好啊……… 现在是Cranthir的Caranthir感叹道。所以,这世界到底怎么了?明明跟原先基本一样,却有许多奇妙的差别。到底是世界变了,还是自己原本是个脑残,现在突然看清了?(还白得了个女票?)还是因为自己原先从来都不看报纸,所以都不知道自己有个女票,也不知道二哥就要结婚了?然而就算送给Cranthir一个维拉脑子,他都不可能猜到,自己不是在“时间线上”穿越了,而是在是在“时间线之间”跳越了。***Cranthir混乱地走回了自己家。家里这会正好有客人,是Curufin在学术上的朋友。Cranthir从未见过这名精灵,但却感觉他很熟悉,好像是很亲近的人一样。*“您好Cranthir殿下,我叫Celebrimbor……”Curufin这时插嘴了:“Celebrimbor跟我算是一见如故啊。你不认识他也正常。他在Turgon手下工作。” Cranthir看着Curufin和Celebrimbor两精正在“酒逢知己千杯少”,也就不方便打扰了。眼看着就要到了金银树交替的时候,Celegorm和龙凤胎在野外嗨了一天回来了。走在最前面的龙凤胎飞奔过来兴高采烈地大喊道:“Manwe今晚就要在我们这儿开趴踢庆祝生了个小迈雅!!全城的精灵都可以去!!!!!!哦耶!!!!!”但他们的声音却是两个男声!“Diriel,Diriel呢???”怎么出去的是龙凤胎,回来的就变回双胞胎了??????Cranthir再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明明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红发男孩子!其中一个白了Cranthir一眼:“什么Diriel,我是Dinithel!Cranthor你怎么想的,管我叫少女呢!”什么叫管你叫少女!你今天早晨明明就是个少女!不过Cranthir还没有笨到说出来,而且更重要的是,自己怎么又变成Cranthor了?!一天了好不容易才习惯了Cranthir!!!== 未完待续 == * 注:原本世界的Celebrimbor还没出生,所以Caranthir不认识他快要变成悬疑文了😂 Golfin怎么还没出场呢!!!

Caranthir视角 穿越脑洞文!给四哥发粮!

注:由于剧情需要,所以虽然设定是在维林诺,人物对话时也依然使用辛达语名。还有由于好久没看HoMe了,全凭记忆写的,肯定有错,敬请谅解………== 正文 == 诺多第一家族的四殿下Caranthir今天早晨起床就感觉不大对劲。他好像穿越了。但是一切都很正常,他还是睡在熟悉的卧室熟悉的床上,起床洗漱的时候他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自己,嗯,还是一样黑/红,还好,还在自己的身体里。在去吃早餐的路上,Caranthir在走廊上遇到了二哥Maglor。还好还好,家人也还在。然而Maglor除了脸跟Caranthir所认识的那个二哥一样外,整个精都高了一截,宽阔的肩膀,粗壮的手臂,别说抱竖琴了,这钢琴都能抬起来了吧!Caranthir默默吐槽道。“早啊二哥。”“早啊Cranthir。” 歌手原本说话也如唱歌般悦耳,但这次的声音却完全不似平时的Maglor。Caranthir愣了一愣,纠正道:“二哥,我叫Caranthir啊,是 Car- ” 二哥貌似很努力地尝试了一下:“Caaar-,Caaaaaarrrrr-。Cranthir。不对呀你就是Cranthir。” 但Caranthir估计是二哥唱多了嗓子哑了,所以发不出来这个音。完了完了,Caranthir心想,文青二哥失声了,还跟三狗子互换身体了。继续下楼,只见沙发上躺着两只小红毛,双胞胎又霸占了整个沙发,看到四哥来了,其中一个懒懒地抬了一下眼皮。Caranthir略感不爽,准备把他们弄起来。“Amrod——”“哟,小七起床啦?” 其中一个小红毛总算是理他了。等等,啥?小七???谁是小七??这时,埋在枕头里的另一个小红毛抬起头了,Caranthir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这哪是顽皮的Amras啊,分明就是一个漂亮的红发姑娘。Caranthir仔细在脑海里搜索了他认识的所有红发女性,试探性地问道:“……妈?” 话音未落,沙发上的双胞胎,哦不,龙凤胎爆发出了青铜器以及银铃一般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Diriel,小七管你叫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Caranthir在努力理着思绪。自己真的叫Cranthir,不叫Caranthir,The Car- is silent. 龙凤胎叫Damrod and Diriel。自家终于有了妹妹,哦不,对于自己来说是姐姐,因为自己是老七。老七倒不是特别在意,毕竟终于不用夹在讨厌的三五,哦不,现在是三四,之间了。Caranthir,哦不,Cranthir看着六姐Diriel,忍不住往好的方向想了想:嘿嘿嘿,说不定三五不不三四也变成了可爱的小姐姐!三狗子不是爱秀身材吗,平时本来很想揍他的,要是变成了女孩子,随便秀!!还有巧手的老五……老四,叫他四好不习惯,是不是会有美丽的纤纤玉手?憋打铁了,织锦吧!从此以后家里再也没有讨厌的三五啊不三四啦!!!性别平衡!!男女搭配!!!只可惜,很快楼上下来跟原先一模一样的,两个男性金黑。还沉浸在幻境中未完全醒过来的Cranthir双目无神地看着正向自己移动的金发壮男,妈的,又在秀身材,然而心底仿佛有一个不愿接受现实的声音,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大哥你谁啊?”“我Celegorm啊!我是你三哥啊!小七你睡醒没有啊!” 而他身后的黑发精灵更是伸出手指推了下Cranthir的额头,妈的说好的纤纤玉手呢!“显然没睡醒。喂,我是Curufin,你四哥。”Cranthir现在感觉像是从Lorien掉到了Mandos,高傲的Curufin变成了自己的哥哥,又嚣张了一截!看在自己是老七又还没摸清楚状况的份上,先忍了!讨厌的Celegorm和Curufin一点也没变。连名字都没变!气得Cranthir也不愿意在客厅里呆了,决定到院子里去散散心。*** 整个房子和院子都跟原先一样,但里面住的精灵基本都发生了轻微的改变,Cranthir数着,已经见到了二三四五六加上自己是七,不知道大哥和爸妈怎么样了。Cranthir漫步着来到了练剑场,有两个精正在打架,大哥正在挨揍。而揍大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楼上见过的,能抬钢琴的二哥Maglor!Cranthir到的时候,他们正好比完一场,大哥气喘吁吁地拍着二哥的肩膀赞扬着他:“我再也比不过你了,你现在真不愧人称Maglor the Mighty。” Cranthir突然感觉好像明白了什么,哦…… Maglor the Mighty,没有Singer,难怪呢。比完了一场,大哥到场边拥抱了Cranthir,问他吃没吃早饭,对他关心得如同关注一个小孩子一样。难道这就是做家里最小的的福利?啊~ 大哥还是一如既往地好。正感动着呢,却听见Maglor说:“Maidros,Finweg来找你了。” Cranthir先是一愣,你们怎么都对爷爷直呼其名呢?!但这次他学乖了,没有直接说出来,不然像刚才那样叫错人也太尴尬了,先看看到底是谁。一听到这个名字,Maidros立刻放开了Cranthir,热情地朝那 “Finweg” 迎去。Cranthir一看,哪有什么爷爷,果然是大哥最喜欢的Fingon,换了个名字,换汤不换药!就知道大哥的胳膊肘,穿越了都是往外拐的!!大哥Maidros跟Finwe…………g前脚刚走,Celegorm和Curufin后脚就来到了练剑场,两人一起上挑战Maglor the Mighty。Cranthir正觉这也太胜之不武,谁知三下五(si)也除不了二,虽然略感费劲,Maglor最终还是成功把Celegorm和Curufin都放倒在地。Cranthir看这俩货挨揍,心里简直爽飞了,痛快,痛快!这时龙凤胎已经换好了猎装,跑来捡走了Celegorm。Cranthir看着身着男装的Diriel,深感自家果然有女儿也不愧为tough girl!在地上躺尸的Curufin这时也爬起来揉着摔痛的屁股滚蛋了。二哥下手可真不手软啊,Cranthir心想,一抬头却对上了Maglor the Mighty跟原先的Maglor the 文青 一模一样的人畜无害的微笑,配上这样的武力值……“小七要不要来试试?”“谢谢不用了!!” 吓得Cranthir一溜烟跑了。*** Cranthir一路跑出了院子,来到了父亲的工坊门口,看到工坊上依然挂着“Feanor工作中,请勿打扰” 的牌子,就放心了。起码父亲还在。然而工坊的门正好开了,出来的却不是Cranthir期待的父亲,竟然是三只小金毛。“Orodreth,Angrod,Aegnor???你们在这里干什么???!!!!”Cranthir知道父亲对Finarfin家虽然不像对Fingolfin家那么鄙视,但也基本采取无视的态度。三叔家的几个孩子在父亲的工坊里,必定不安好心!说不定是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好在里面安心捣乱!想到这里,Cranthir已经做好了打架的准备,顺带涨了一张大红脸。谁知三只小金毛却一点也不怕,还大摇大摆地嚼着……显然是母亲为忙碌的父亲做的饼干!最小的一个还说:“矮油……是Egnor啦。”“咋啦Cranthir,我们经常来你家工坊玩的啊。”“我们是好哥们儿啊,你这么凶干啥?”“我们……我们是好哥们儿?” Cranthir已经冒出了一头黑人问号。“是啊,你爸对我们最好了,去哪儿玩都带着我们,还总是给我们好吃的。”Cranthir简直被震惊了,这样的老爸Feanor!愣在原地五秒后被Orodreth,Angrod,和Egnor 拖走了。平白无故收获了三个小伙伴,在自己家里老是落单的Cranthir感觉还挺开心的。特别是Angrod还递给了Cranthir一块饼干,难得这家伙这么友善。== 未完待续 ==没错你已经看出来了,Caranthir他在时间线之间穿越了😂 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但,Golfin还没出场!需要Golfin啊!!注:原文的Diriel应该也是男孩子。。但这文就是为了满足一下龙凤胎脑洞的, 所以。。。免费送给费家一个小女儿啦😂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Diriel!!